股权激励哪里强,华一世纪单海洋

甩手掌柜段永平:用股权激励成就OPPO和VIVO

发布时间:2018-01-02 15:06浏览次数:

西方的股权激励制度已经逐渐影响中国了,像阿里、乐视、小米和腾讯等也都拿出了很多股权给核心高管,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一开始融资,就有了股权激励计划,投资人跟创始人一起协商,拿出多少股权来给高管层和员工层,将来的公司机制里,只有将股权激励进行的越彻底的企业,也有机会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但是国内那么多百亿千亿的企业,真正将自己的股权稀释到极低的水平,并成功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,从而影响企业很多年的,形成根治到骨髓的企业文化,或许只有段永平和任正非两个人。

无论任正非还是段永平,都明白财富的真谛,到底是选择一个人累死,让一帮打拼的兄弟拿死工资,最后只能做个小生意。还是反过来,通过股权的分享,让员工一起分享企业的成果,最后是一群人帮你分担,一起打拼,因为企业不再是一个人的企业,而是一群人的。

段永平在人大研究生毕业后,到中山一家企业下面的亏损小厂当厂长,研究后决定转型做电子游戏机,叫做小霸王。段永平亲自管理研发和营销两条线,没几年销售额就破10亿了,那时候10亿算是大巨头了。当时他就跟老板提出了,要分点股份,还要给手下的骨干也要分点股份。可是老板小心眼,认为给你点工资就行了,凭什么还要股份呢?你打下的市场不错,不过毕竟江山已经打下了,你还能再抢了去?一气之下,段永平带着骨干跑了,自己干去了,成立了步步高。

骨干都跟着段永平走了,所以渠道、研发,步步高很快就侵蚀了原来小霸王的地盘,后来步步高推出游戏机、学习机;没过两年,市场已经尽为段永平所有,后来推DVD、电话机,也是快速进入行业前一两名,小霸王成了被遗忘的角落。

小霸王的经历让段永平知道,家族式企业很难长久,必须让骨干员工们共同分享利益,这样才能让企业有持续的生机。虽然一帮兄弟都跟着他,例如现在OPPO的老板陈明永,还有VIVO的老板沈炜,都是从小霸王带走的骨干。但是家族式必然会导致事必躬亲和亲戚满地,核心骨干未必愿意长期追随,所谓“职业经理人”更适合中底层员工,所以段永平很早就有了分股权的想法。

步步高在2001年,就开始剥离事业部,段永平拍出3000万成立了OPPO,陈明永作为负责人,旗下通讯事业部也独立发展了,就是今天的VIVO。沈炜是负责人,让大家入股,稀释自己的股份,那么大家没钱怎么办呢?段永平出钱来借给大家,挣钱了从红利里面还,赔了就不要了,这就是领袖的气魄。

段永平的股权已经被他自己分光了,还放手让骨干也接着往下分,在这种感召下,OPPO的陈明永和VIVO的沈炜也大胆的往下分。最后的格局是,段永平自己只占OPPO的大概一成股权,大概VIVO的不到2成;其实陈明永和沈炜也只占自己公司的1成左右,其他都是核心员工和老员工们所有。

分完股权后,段永平做起了甩手掌柜,-不再直接管理公司。企业也没有败落,而是顶住了手机换代的风险,有无数门店和复杂的经销体系的大包袱,却没有重蹈诺基亚和moto的覆辙。转型之后,OPPO和VIVO跟华为、小米继续厮杀,甚至在渠道上占据明显优势,研发上也没有落下。

陈明永也好,沈炜也好,都跟随了段永平二十多年,一是领悟了渠道管理和产品研发理念的精髓。二是领悟了段永平“大舍即是大得”的道,愿意将利益分享给打拼的兄弟们,还有跟随多年的代理商。

小米还在谈互联网思维的时候,OPPO和VIVO一年就有好几十亿利润,骨干们都拿着几千万百万的分红,这是段氏思维的红利:将自己的股权分光,让所有打拼的兄弟一起分享。所以无论面临什么“互联网思维”的冲击,这群骨干其实都是给自己干活,他们都是股东,挣了钱都一起分,离职率极低,大家都有血肉的感情,愿意一起与风暴中的大船共存亡。